加入收藏
让我们做的更好!
网站公告:

 

股票配资www.xtremelashes.org.cn 您当前所在位置:股票配资www.xtremelashes.org.cn > 941股票配资网www.xtremelashes.net.c >

连遭灰熊、香椽狙击 跟谁学打响反做空“持久战”

时间:2020-05-11 12:08 来源:http://www.xtremelashes.org.cn 作者:股票配资www.xtremelashes.org.cn 点击:

VCG111271190844.jpg

在香橼、灰熊和天蝎创投同时发难后,业绩高速增长的跟谁学已经迎来了第五次做空质疑。而这场僵持不下的持久战,似乎成为隐藏在教育资本市场里的一枚不定时炸弹。然而,这几份做空报告的影响有限,周四美股收盘,跟谁学股价收涨4.82%,报40.87美元/股。截止发稿,跟谁学盘前微跌0.64%。

2020年2月下旬,做空机构灰熊指控跟谁学的数据“too good to be true”,彼时跟谁学并未立即给出具体回应。瑞幸事件爆发后,4月8日,跟谁学举行了一场媒体沟通会,创始人兼CEO陈向东针对质疑称“把每分钱花到极致状态”。

自2020年初以来,做空机构对教育中概股跟谁学不断发难,双方开始了漫长的做空与回应拉锯战。

随后,做空机构香橼针对跟谁学相继发布两份做空报告,第一份做空报告指出跟谁学虚构70%营收,学生人数及收入与实际状况不符;第二份报告则称跟谁学2019注册用户40%作假,并使用多个未披露关联方来捏造收入及利润。

做空与反做空

“从目前来看,无论跟谁学会不会成为下一个瑞幸咖啡,资本市场对其想象空间都受到了影响。”一名匿名投资者说。

而这场僵持不下的持久战,似乎成为隐藏在教育资本市场里的一枚不定时炸弹。

4月14日,做空机构香橼称自己安排了8名程序员跟踪付费用户(名师课程),研究跟谁学一个季度的运营模式,推测其存在很多虚假账户以及70%营收是虚构的。对此质疑,跟谁学CFO沈楠回应称,“跟谁学K12业务主要收入在高途”,香橼的报告刻意曲解及污名化中国上市公司。

(原标题:连遭灰熊、香椽狙击,跟谁学打响反做空“持久战”)

高速增长的财务数据也让做空机构不断提出质疑。今年2月份,瑞幸事件爆发,做空机构灰熊瞄准了教育中概股跟谁学。灰熊指出在线教育行业普遍亏损的情况下,跟谁学没有品牌、没有广告、没有营销,APP下载量不高,盈利却高得惊人,这个数据好得“不真实”。

5月7日,跟谁学发布2020年一季度业绩报告后第二天,香橼发布了针对跟谁学的第三次做空报告,称其发现了四个此前未披露的关联方,这些关联方交易转移了跟谁学公司账面上的成本。当天,资产管理机构天蝎创投也发布了一份做空报告,针对跟谁学郑州买楼、员工免费买课、名师薪资、虚假数据、课程质量等提出质疑。

跟谁学成立于2014年,自2017年开始聚焦K12在线教育至今,其惊人的增长速度在业内一些投资人士看来是个“奇迹”,也有人表示“看不懂”。

然而,密集而来的做空质疑,并未使投资界感到诧异。“与猿辅导、好未来等企业真实呈现的业务表现相比,跟谁学快速增长的原因一直都是个谜。对于互联网企业,数据和流量尤其容易造假。”一名教育产业投资人士告诉时代财经。

多家做空机构指证跟谁学财务作假的过程演变成了一场持久狙击战,跟谁学的回应也相对强烈。

对于香橼的紧盯不放,跟谁学创始人、CEO陈向东即刻发文驳斥,直言香橼做空报告“太烂了”,所谓“实锤”却没有实质性的证据和严谨的量化分析。

从财报来看,跟谁学的营销费用也录得较为惊人的增长数据。据跟谁学2019年财报,跟谁学的销售费用从上一年同期的1.215亿元人民币增至10.409亿元人民币。跟谁学方面称,这一增长主要来自为了扩大用户规模及提高品牌知名度所增加的市场推广费用,以及销售和营销人员薪酬的增长。

不过,香橼屡次发难似乎并非一家之见。5月7日当天,资产管理机构天蝎创投也发布了一份做空报告,针对跟谁学郑州买楼、员工免费买课、名师薪资、虚假数据、课程质量等提出质疑。早在今年2月,美国做空机构灰熊也针对跟谁学发布了一份做空报告。

营收增长依靠流量作为销售转换,对于在线教育亦是如此。

此次做空危机的直接导火索是跟谁学近日公布的2020财年第一季度财务报告。财报显示,一季度跟谁学实现净收入12.98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82%;净利润1.91亿元,同比增长406%;现金收入达13.74亿元,同比增长358%,正价课付费人次达到77.4万,同比增长307%。这样意味着跟谁学持续8个季度实现盈利,其中6个季度增长速度保持在400%以上。

据跟谁学2019年财报,其全年净收入录得21.1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32.3%;净利润为2.2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050.3%;总付费人次达到274.3万,同比增长257.6%。分季度来看,跟谁学在2019年Q1、Q2、Q3、Q4分别实现了收入12.98亿元人民币、3.537亿元人民币、5.57亿元人民币、9.35亿元人民币,分别较上一年同期增长382%、413.4%、461.5%、412.9%。

这在浑水做空瑞幸的报告似乎是一个例证。在长达89页的匿名报告中,浑水明确指出其雇用了92个全职和1400多名兼职调查员,收集了25000多张瑞幸咖啡小票,总共录制了11260小时视频,包括“620个直营店,981天营业日的全部营业时间监控录像”,并且收集了大量内部微信聊天记录。相较而言,做空跟谁学的灰熊、香橼等调研机构,目前似乎还无法量化呈现其质疑的可靠性。

做空机构与跟谁学之间持续近两个月拉锯,做空与反做空的多次较量后似乎还无法验证真假。而一些教育行业从业者也指出,相较于浑水做空瑞幸的报告呈现了大量的调研数据,灰熊、香橼、天蝎创投等做空机构的报告则存在太多主观臆断的推测。“跟谁学在财务数据上存在容易让人质疑的环节。但对于看空一方来说,除了对比同业找到难以信服的理由之外,如果没有内部人士配合也很难坐实数据造假。”教育行业观察人士沈萌分析说。

对再次提出的质疑,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于5月1日凌晨回应称,香橼的第二份报告“又再次证明了跟谁学的数据的真实性”,并认为是香橼“自编自导,收买了一个人来伪证跟谁学刷单(还录了音)”。

但另一方面,业内投资人士却指出,财务数据虽摆在眼前,但无论其广告投放,还是课程销售却十分低调。“从行业来看,猿辅导等企业逐步开始往三四线城市下沉,暑期的时候要投入上十亿,春节时投放相关广告位置......因而这些企业的流量增长、收入增长都是可以理解的。但跟谁学投入的营销预算似乎不见踪影。”教育行业投资人士歪叔向时代财经指出。

4月初,跟谁学发布2019年度财务报告显示,其主要经营数据如营业收入、利润、以及学员规模等均有大幅增长。

4月30日,香橼再次针对跟谁学发起第二份做空报告,指控跟谁学篡改和伪造了审计报告的财务数据,同时披露了一段与刷量机构(一家跟谁学聘请为其刷量伪造用户和评论的公司)一名员工的录音电话。据该员工透露,跟谁学2019年有40%虚假注册用户。

5月7日,做空机构香橼发布了针对跟谁学的第三次做空报告,称其发现了四个此前未披露的关联方,这些关联方交易转移了跟谁学公司账面上的成本。而此前两次做空报告,香橼曾分别指出跟谁学虚增营收70%,虚增40%注册用户,且存在刷单行为的问题。

不可信的业绩?

5月7日,香橼针对跟谁学的第三份做空报告发布,称其发现了四个此前未披露的关联方,这些未披露的关联方是跟谁学用来将成本从公司账面上转移出来的空壳公司,帮助其少报成本。5月8日,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在社交媒体再度回应香橼(Citron)做空,称报告中所谓的“实锤”惨不忍睹,没有实质性的证据和严谨的量化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