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让我们做的更好!
网站公告:

 

股票配资www.xtremelashes.org.cn 您当前所在位置:股票配资www.xtremelashes.org.cn > 941股票配资网www.xtremelashes.net.c >

美国梦坠落,没有中产阶级的容身之地

时间:2020-05-14 07:29 来源:http://www.xtremelashes.org.cn 作者:股票配资www.xtremelashes.org.cn 点击:

来自美国三所大学的社会学教授厄尔·怀松(Earl Wysong)、罗伯特·佩卢奇(Robert Perrucci) 和大卫·赖特(David Wright) 提出了一种有别于马克思和韦伯的阶级分析范式。他们描绘的社会图景已不是二战前高度不平等的金字塔结构,也不是为人熟知也令美国人引以为豪的稳定的钻石型(橄榄型)结构,而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新结构——他们将之命名为“双钻石型结构”。从这一分析出发,作者们编织起一张大网,描述了涌现在政治、金融、教育、日常生活和文化产业上的新特质,以及这些系统如何相互影响,共同加固了新的结构。

“钻石型社会结构是美国梦得以维系的前提,也是美国梦能够得到确证的表征”,张海东这样解读作者的观点。而钻石型结构的瓦解,意味着美国梦的土壤在过去40年里逐渐消逝了。正如书中分析的那样:在新的“双钻石型结构”中,社会日益分化为近乎断裂的两大阶级——20%的特权阶级和80%的新工人阶级,构成了顶部和底部两颗钻石。上下两个钻石间的通道极为狭小,这意味着阶层固化。而二战后至上世纪70年代之前,曾占据美国80%人口的中产阶级,在这张图里消失不见了。

第一财经微信订阅号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关键字 相关阅读 美国疫情风暴背后的政治博弈 2020-04-19 11:25 谣言与政治偏见也是病毒 2020-04-14 17:48 伯尼·桑德斯宣布退出美国总统大选 2020-04-08 23:55 国际锐评丨莫让政治算计玷污了善意 2020-04-01 15:43 俄外交部:面对疫情 美国应扩大合作而非政治暗算 2020-03-21 23:03 广告联系订阅中心法律声明关于我们上海工商国家网信办举报中心上海互联网举报中心友情链接沪ICP备1401557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80001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沪公安网备31010602000015号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意见反馈邮箱:yonghu@yicai.com 客服热线:400-606010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060101转6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技术中心技术合作:直播合作:百视通 点击关闭

第一财经APP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9年7月版

在张海东看来,这样全面和深入的剖析,可以帮助中国读者更好地了解美国社会阶级结构演变的全景。

[美]厄尔·怀松、罗伯特·佩卢奇、大卫·赖特 著

1999年初版的《新阶级社会:美国梦的终结?》,如今已出到第四版。虽然它早就有理有据地向人们发出了“美国梦”坠落的警示,但直到20年后的今天,作者们依然觉得,这些分析没能叫醒他们的同胞。书中引用的社会调查数据显示,大部分美国人仍以“中产阶级”或“准富群体”自居,对上升机会的消散、社会资源的削减浑然不觉。阶级不平等的议题几乎处于民众意识之外。

阿甘,25年前诞生于美国大银幕的大名鼎鼎的名字,一个出身普通、智力平凡、工作勤奋、态度积极的白人男子形象,曾经强化了人们对“美国梦”的信仰。但这个“梦”,却在现实中被后来1/4个世纪中数百万基础工业工人的潦倒命运生生击碎。

《新阶级社会:美国梦的终结?》(第四版)

造成新阶级结构的动因,在三位作者的分析中,正是取代了二战以后美国经济模式的“新经济”。以新技术、新自由主义、金融化、全球化及跨国企业为特征的“新经济”,造成了劳动力市场二元分化日趋严重,“好工作”与“坏工作”的差距越来越明显。“好工作”意味着有保障、工资高、提供许多福利、有晋升机会,各个领域都会得到改善。但事实上,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只能从事一份与此标准相反的“坏工作”。

桑德斯致力于全民医疗保健、经济平等,以及对美国亿万富翁阶层进一步的控制收缩。

当时,同样身处这种氛围的张海东偶然在美国一所大学图书馆发现了《新阶级社会:美国梦的终结?》。仔细读完后,这位上海大学社会学院教授觉得,书中虽对大选只字未提,却深刻地回答了人们的关切:美国社会的结构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令声称代表着美国大众或底层民众的特朗普出人意料地当选?这种变化的动力是什么?它又如何改变了美国人的生活?

谈到为什么会翻译这本书,张海东说起他在上一次美国大选前后两次访美的经历。两次访学,虽只相隔一年,但他明显感受到知识界态度的极大转变。2016年大选前,他遇到的大部分教授都认为“特朗普参选就是一场闹剧,没有获胜的机会”。到了2017年,知识分子们已经开始反思这种集体误判的深层原因。“越来越多的反思指出,知识精英忽视了美国社会结构的深刻变化,以及这种变化给包括大选在内的方方面面带来的影响。”

孙行之

第一财经微信服务号

1994年上映的《阿甘正传》

与大批工人失业同时发生的,是越来越多白手起家的青年被富裕阶层拒之门外。阶层上升的大门不可阻挡地被关闭,这正是厄尔·怀松等人在《新阶级社会:美国梦的终结?》一书中所描述的“新阶级社会”图景中的重要一幕。

第一财经日报微博

作者们把这种集体性的不清醒状态,归咎于精英阶层对经济、社会和政治议题的把控,文化公司和媒体集团在掩盖阶级分化方面作用非凡。在美国,一个十分明显的趋势是美国人在电子媒体消费上花的时间越来越多。作者通过对美国电影、电视和互联网节目的逐一分析,发现在这些产品中,涉及阶级不平等的内容只占很微小的比例。另一方面,因为脱口秀等节目的盛行,美国人的头脑正逐渐“奥普拉化”,以肤浅、时尚、流行文化为中心的概念框架占领了大脑,轻快、耸动、不断变化的新奇玩意儿抓住了最多的吸引力。相反,对文化、社会、经济和政治议题的批判性思考则消亡了。

美国梦阶级经济大选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