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让我们做的更好!
网站公告:

 

股票配资www.xtremelashes.org.cn 您当前所在位置:股票配资www.xtremelashes.org.cn > 股票配资网www.sunfund.com.cn >

农信省联社改革或加速推进,已有省份初步拟订改革方案

时间:2020-05-19 09:04 来源:http://www.xtremelashes.org.cn 作者:股票配资www.xtremelashes.org.cn 点击:

据“今日农商行”统计,目前,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安徽、湖北、江苏、山东、江西等省市已经全部完成农信社改制工作,这也就意味着,农信社在这些地方成为历史,独立法人农商行登上了舞台。

2月27日,江苏省联社召开党委中心组学习会,会上指出要坚持抢抓发展不动摇,帮助各农商行分析疫情对全年存款增长、信贷投放以及支持实体经济、支农支小的影响,指导调整完善年度投量、进度安排、管理要求以及配套的机制、队伍、架构模式等保障措施,尽最大努力减少疫情造成的不利影响;着力加快数字化转型,持续优化线上 线下服务,开发线上产品和渠道,进一步推动业务线上化,减少不必要的业务往复,让线上和线下业务互相补位、并肩发展。

江苏省联社是全国农信社首家改革试点单位,成立于2001年9月19日。江苏省联社在江苏省政府领导下,负责行使对全省农村商业银行的指导、协调、服务和管理职能。2001年11月27日,张家港农商银行挂牌成立,成为全国首家在农信社基础上改制组建的农商银行。自此,农信社股份制改革的序幕也正式拉开。

2019年3月1日,银保监会发布《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做好2019年银行业保险业服务乡村振兴和助力脱贫攻坚工作的通知》(银保监办发〔2019〕38号)提出,整体研究推进省联社改革,规范省联社履职。稳妥组建投资管理型村镇银行和“多县一行”制村镇银行。

省联社改革或将根据各省情况落实

浙江省联社理事长王小龙在官网的理事长致辞中表示,2020年,要深入贯彻中央和省委的决策部署,立足全系统15年发展的成功经验,进一步完善符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中小银行治理模式,以改革赋能,不断提升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和自身高质量发展的水平。(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广东省联社在今年3月24日召开全省农商行2020年工作会议,省联社党委书记、理事长王硕平作题为《巩固改革成果转换经营机制做优做强广东农信》的工作报告,会议提出,从改革来看,广东省联社64家有改制任务的农信社完成组建农商行的艰巨任务,其中开业或申筹61家;从风险化解来看,高风险机构从2017年末的30家下降至2018年末的8家、又下降至2019年底的5家。会议还提出,广东农信第三轮改革尚未完全结束,改制化险仍需收官扫尾,转换经营机制任重道远,队伍管理等一系列深层次问题尚未彻底解决。

随着农村信用合作社(下称农信社)改制成农商行的工作逐步推进,有关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下称省联社)的改革也提上日程。

省联社为什么要改革

今年5月4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第二十八次会议,会议提到,有关部门已经制定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补充资本的工作方案,要抓紧落实。

农商行、农合社和农信社都有一个特殊的体制,既是独立法人地位,又受到省联社的管理。省联社在优化农商行资源配置、减少风险、公司治理方面起到一定的作用,但因为省联社作为一个非市场导向的管理部门,它不在第一线,但它又对下属农商行的发展经验中发挥着重要的指引作用,这个时候,省联社的管理,反而有可能限制这些中小银行。

农信社改革加快步伐

澎湃新闻注意到,农信社改革也在加快脚步。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主任曾刚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省联社改革的探索迫在眉睫,因为再不改革的话,省联社的一些束缚会让从属的农商行压力越来越大,经营环境越来越难,如果转换成风险的话,对中小银行和整个金融体系也不见得是件好事,无助于农商行效率的提升。此外,考虑到农商行的客户主要以中小微企业为主,疫情对农商行的影响会更明显。

中国银行业协会网站5月7日发布消息称,全国已有13省农信系统资产规模过万亿,包括广东、江苏、浙江、山东、河南、河北、湖北、湖南、安徽、四川、山西、云南和江西。其中,广东和江苏农信系统资产规模已经超过3万亿,而浙江和山东农信系统的资产规模已经超过2万亿。除此13省外,广西农信的最新资产规模也已经达到9444亿元。

5月15日,陕西省联社召开2020年首轮巡察动员部署会议,陕西省联社党委副主任张全明指出,省联社将派出4个巡察组,采取“一拖二”方式,对16个县级机构开展为期2个月常规巡察。张全明强调,在全省农合机构内部开展巡察监督,是促进全省农合机构深化改革有力举措。

实际上,省联社改革是已经是农村金融改革的焦点话题。2016年到2018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先后提出“开展省联社改革试点”“抓紧研究制定省联社改革方案”“推动农村信用社省联社改革”。但对于具体的省联社改革措施,一直没有明确。

5月8日,陕西省人民政府网站发布《陕西省人民政府关于成立省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工作领导小组的通知》,提出为做好陕西省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工作,省政府决定成立省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工作领导小组,省长刘国中挂帅。

比如,今年2月,黑龙江、江西省社联因为变相审批放贷、对农商行管理不到位等被处罚。去年8月19日,安徽省联社因13项违法违规被罚500万元,7名相关责任人一同被罚。去年11月13日,吉林省联社因14项违规,被罚款440万元,11名相关责任人一同被罚。此前,还有云南省联社的原党委书记、理事长万仁礼,原党委副书记、主任罗敏和原党委书记蒋兆岗先后“落马”。

从外部来看,现在农商行面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监管导向降低普惠金融的融资成本,大行的成本更低,经营效率更高,中小银行无法跟大行竞争;银行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都要提供线上业务,中小银行的投入有限,科技人才支撑不够;市场化推进的过程中,对于中小银行而言,息差的影响是非常显著的。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其所在省份的省联社关于农信社改革的方案还在调整,还有许多细节都没明确,主要有几个方面:一是省联社改成农商行,由省政府投资;二是入股全省各农商,作为大股东;三是县级农商行法人地位不变;四是改制后的省农商行代表省政府履行原省联社管理、服务、监督职能,党委垂直管理不复。五是省政府牵头、省财政、发改委、人行、银保监局成立领导小组。不过,最后确定的方案要以官方发布的为准。

2019年2月11日,人民银行、银保监会等五部委联合印发《关于金融服务乡村振兴的指导意见》,其中对省联社改革及其职能作出了新的要求:“积极探索农村信用社省联社改革路径”“淡化农村信用社省联社在人事、财务、业务等方面的行政管理职能,突出专业化服务功能”“提高县域农村金融机构经营的独立性和规范化水平”“县域法人金融机构资金投放使用应以涉农业务为主,不得片面追求高收益”“适度提高涉农贷款不良容忍度”。这些新要求为省联社下一阶段的改革指出了较为明确的方向。

澎湃新闻从知情人士得知,已有省份开始筹划省联社的改革,并有了初步方案。而近几个月来,部分省联社开了密集的高管调整。5月12日,刘庆保、吴金鹏被任命为河南省联社副主任,这是继4月16日,周恒贵担任河南省联社主任后又一次重要的联社人事调整;4月17日,紫金农村商业银行行长、党委副书记汤宇,拟任江苏省联社副主任、党委委员;4月3日,福建省联社宣布李卫民任福建省联社党委委员、书记;3月19日,江苏银保监局核准赵波江苏省联社理事任职资格,在这个批复的两天前,江苏银保监局核准戴国海江苏省联社法律合规部总经理任职资格。

中国银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中国共有农村商业银行(下称农商行)1423家、农村合作银行(下称农合行)30家、农村信用合作社(下称农信社)782家,合计达2235家,法人机构数量占4597家银行业金融机构的48.6%;农村金融机构(含农商行、农合行、农信社和新型农村金融机构)总资产为36.48万亿元,占银行业金融机构比例为13.3%。

值得一提的是,省联社因为内部管理被受到处罚的情况也不少。

曾刚向澎湃新闻指出,原来也讨论过很多关于省联社的改革方案,但是迟迟没有推进,原因很简单,就是不同省份差异挺大的,情况不一样,那意味着改革的方案可能就不同。中央没有给一个统一的模式,只会给一个方向,需要各个省根据自己的情况,再进行具体的方案落实。曾刚认为,省联社改革未来的方向是释放农商行活力。各省根据自身情况在把握省联社机制既有优势的基础上,适当的给农商行松绑,从激励考核机制、经营管理和科技投入方面有所释放,增加农商行的活力。